徐伯黎
  1949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中國共產黨由革命黨成為領導全國的執政黨。能不能繼續保持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繫,繼續保持實事求是、謙虛謹慎和艱苦奮鬥的優良作風,成為擺在全黨面前的重大問題。就在當年的11月9日,也就是新中國成立的第二個月,中共中央決定成立中央及各級黨的紀律檢查委員會,由德高望重的開國元勛朱德任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
  中紀委成立後的1950年9月,中央相關部門收到一封武漢醫務部門人員寫的匿名信,舉報該市衛生局副局長宋瑛工作失職。中央把信轉給武漢市委,要求嚴肅處理。武漢市委又把信轉到市衛生局黨委,結果信落到了宋瑛手上。宋瑛認為寫信人是“有意破壞”,並認定是市屬第二醫院的紀凱夫等人所寫,跑去找他們核對筆跡,強迫他們承認。正巧,第二醫院公款被盜,宋瑛就和副市長周季方一起,把盜竊罪名嫁禍給紀凱夫,對紀凱夫羈押逼供。這一事件引起了朱德的重視,他指示當時的中南局紀委對此案進行調查。經多方查證後,證實紀凱夫是清白的。1952年2月3日,毛澤東和中央書記處其他成員一致同意中南局嚴肅處理周季方、宋瑛。
  1951年,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的“三反”運動開始。朱德領導中紀委查處了一大批有貪腐問題的黨政領導,著名的大“老虎”天津地委原書記劉青山、天津地區原專員張子善就是在這次運動中落網並被槍決的。
  “我們的黨只有一種紀律,絕不允許任何不受黨的紀律約束的獨立王國的存在。”朱德多次強調,黨員在黨的紀律面前要一視同仁,有些人認為黨的紀律只是要一般黨員遵守的,自己可以例外,還有人輕視政府和法律,認為法律只是給老百姓遵守的,自己可以不遵守。他認為:“不管任何組織或個人,只要違反了政策,違犯了紀律,我們就去檢舉、糾正。”
  在擔任中央紀委書記的5年多時間里,朱德領導中央紀委和全國各級紀委會同有關部門做了大量工作,為加強黨的組織紀律,剋服黨內各種不良傾向,保持黨的優良作風,進行了不懈的努力,處理了近30萬起案件,在同貪污腐敗現象作鬥爭,為黨風廉政建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朱德除了要求全黨同志要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外,他自己在衣、食、住、行各方面,始終如一地克勤克儉、清正廉潔。建國初期,朱德常到各地視察工作,行李里還是戰爭年代用過的綠色被褥、綠色挎包、綠色搪瓷缸,即使招待所預備了被褥、用具,他也不用。招待所桌上備好的茶葉、水果,他也讓工作人員撤下去。朱德還堅持革命年代的好作風,每天起得很早,當服務員來整理房間時,他早已把自己的鋪蓋疊好,房間也被他收拾得乾乾凈凈。他無論走到哪裡,都要求按中央規定用餐,從不接受請吃請喝,也從不接受下麵贈送的土特產和禮物。
  朱德還堅決反對黨員和國家的高級幹部享有特殊地位和權利的錯誤思想。他自己從不利用職權為個人謀利益。他的兒子朱琦、女兒朱敏,小時候都沒有在他身邊生活。朱琦1937年到延安後,朱德立刻要他到部隊基層去當普通士兵,後來朱琦在一次戰鬥中負傷,右腳致殘,只好轉到抗大行政部門工作。後來,朱琦由組織分配到石家莊鐵路機務段,從當練習生乾起,再當司爐,而後才當上司機。
  朱敏1953年從蘇聯學成回國,被分配到北京師範大學當教師。朱德要她搬到學校去住單身宿舍,囑咐她要好好工作,同群眾打成一片。當時朱敏已經結婚,看學校的新宿舍還沒建起來,她就在學校單身宿舍里住了4年。
  朱德常對兒女們說:“你們不要總想著我這個家。我生活、吃住都有組織來管,條件比大家好得多。這些是黨和人民給的待遇,可你們不能享受。你們在節假日里來這住幾天是可以的,但不能常住。生活上要自力更生,不要依靠我;工作上也不要靠我去當官,共產黨不是憑哪一個人就可以做官,而是靠自己的本領,能幹什麼就乾什麼。”  (原標題:朱德:我們黨只有一種紀律)
創作者介紹

J-Ping

wz89wzdhm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