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和朝鮮關於足球和足球之外的故事
  《瞭望東方周刊》記者杜白羽/平壤報道
  世界杯期間,巴西駐朝大使羅伯特。科林沒有回巴西看球,而是在朝鮮通過俄羅斯的衛星電視熬夜看直播。
  科林上周剛剛接待了來自巴西的代表團,並且帶領他們參觀了朝鮮的足球學校。他說:“期待以‘足球外交’打開與朝鮮的對外交流合作之窗。”
  這是兩個氣質不同的國家。朝鮮由單一民族組成;巴西則是多種族文化和諧融合的典範,“熱情奔放”是其特質。
  “我的孩子在朝鮮老師教課的國際學校上學。”科林說,“朝鮮的老師敬業、專業,並不會向國際學生傳輸他們的主體思想。”
  像很多駐在朝鮮的外交官一樣,科林也認為,應該讓外界更多瞭解朝鮮“鮮活真實的一面”。
  科林曾在蘇聯、俄羅斯、德國工作。《瞭望東方周刊》日前專訪了這位巴西大使,聽聽巴西和朝鮮關於足球和足球之外的故事。
  桑托斯可能迎來朝鮮青少年
  《瞭望東方周刊》:作為一個巴西人,你為何在世界杯期間沒有休假回國看球?
  科林:我個人對足球不是那麼瘋狂,在朝鮮看也挺好的。我祖父是超級球迷,是當地足球俱樂部的組建者,祖母和母親也對足球痴迷。不過父親、我和兒子都屬於“正常”球迷。
  足球的確是巴西人的國家身份之一,人們不問你來自哪裡,信什麼宗教,而是問你支持哪支球隊。
  不過,越來越多的巴西人認為政府斥資150億美元在世界杯,“有些過了”,應該將更多資金用在改善醫療和教育上。因為對足球的熱情,終究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東西。
  《瞭望東方周刊》:朝鮮和巴西有足球領域的合作嗎?
  科林:就在世界杯期間,一個巴西代表團來到朝鮮,參觀了平壤的足球學校。朝鮮有意送青少年到巴西的足球俱樂部去培養。我們在積極推動朝鮮與巴西在體育、足球方面的交流合作。桑托斯俱樂部已經表明瞭歡迎意向,這是培養出球王貝利和新星內馬爾的著名俱樂部。
  朝鮮在建設體育強國的國家戰略下,加大了對多個體育領域的國家投入。我希望足球能成為朝鮮與外界的交流之窗。
  此外,在農業合作領域,巴西與朝鮮有很大的合作空間。朝鮮近年來的糧食安全有了較大改善,一方面源於聯合國和NGO的人道主義援助,另一方面也與朝鮮政府採取的積極舉措密不可分。巴西對朝鮮也有援助,數量當然無法和中國、俄羅斯相比,更多是一個友誼的姿態與建立互信的過程。
  巴西是成功的農業大國,是全球最大的大豆出口國,而朝鮮人攝取蛋白質的主要來源是大豆。巴西與朝鮮有技術合作協議,有人員專家往來和不斷增長的貿易額。
  《瞭望東方周刊》:巴西人對朝鮮怎麼看?
  科林:當初我主動決定來朝鮮的時候,朋友都不理解。朝鮮的真實情況,只有你我生活在其中的人才瞭解。
  巴西的外交和經濟重點在拉美和非洲,但逐漸將目光投向亞洲,中國、日本、韓國都是巴西十分重要的合作伙伴。但巴西人對朝鮮不瞭解。我們不能漏掉薄弱環節,在朝鮮設立使館被證明是加強對東亞合作必不可缺的重要鏈條。
  從2001年巴西與朝鮮建交,到2009年在朝鮮設立使館,巴西在金磚國家構建新型國際秩序的過程中,參與到維護亞太地區和平中。我們在這裡的意義是對話與傾聽,瞭解朝鮮的訴求,彼此尊重,尋求合作機遇與可能。
  西方對朝鮮只關註政治軍事層面,卻對其社會經濟人文等領域發生的變革過程鮮有關心和討論。巴西使館在朝鮮的意義,就是要觀察和參與朝鮮的變革進程,並尋求合作機遇。
  記得我在2012年初到朝鮮交國書時,朝鮮最高人民會議議長金永南對我說:“朝鮮是一個有無限機遇的地方,許多人想到朝鮮投資卻受到本國政府的限制。”的確,朝鮮是有許多開發潛力的,有高素質的勞動力,悠久的歷史文化積澱。
  在朝鮮能夠感受到變革
  《瞭望東方周刊》:國際製裁對巴西與朝鮮的貿易往來是否有影響?
  科林:許多巴西商人對投資朝鮮興趣濃厚,但限於美國、日本等國對朝鮮的製裁,很多企業不敢與朝鮮開展貿易。這是最大障礙。所以說“我們也是製裁的受害者”。
  使館的海外採購也是,需要詳細解釋每一筆資金的用途,手續複雜。正常3天的轉賬,要拖一兩個月,甚至需要我們冒風險帶現金回來。但別無他法,很多使館都只能這樣。
  《瞭望東方周刊》: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6月18日發佈政令,將對外經濟投資協力委員會和國家經濟開發委員會歸併於貿易省,並把貿易省改稱對外經濟省。你如何看朝鮮這兩年來在經濟社會上的變革舉措?
  科林:毫無疑問,朝鮮過去兩年發生了許多積極變化,社會和經濟領域都在變革。朝鮮現在絕不是單一的計劃經濟,個體和私營已經挺活躍,這是我們生活在平壤的外國人都能切身感受得到的。
  朝鮮近期將貿易省改稱對外經濟省,我認為這是一個使職能集中的舉措。以前為維護部門利益各自為政,相互溝通困難低效;現在統籌集中,有望提高效率,也是更加註重對外經濟的體現。
  當年蘇聯和中國的變革端倪,也有種種先兆,需要跟蹤研判。金正恩2013年提出“變革”一詞,也在多個場合展現開放姿態。他近期在視察氣象水文局時,表示要多與世界各國進行科技交流。
  在定期交流會上,我們也總能聽那些常到農村地區的聯合國機構代表,討論在一些農村試點的“農業改革”,以及設立地方開發區等,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當年中國改革開放也是先從特區開始。
  《瞭望東方周刊》:作為在朝鮮唯一常駐的拉美國家外交官,你如何看朝鮮未來的發展道路?
  科林:“為什麼朝鮮不學習中國的改革開放?”這是巴西的國會議員以及幾乎每個記者都會問我的問題。
  朝鮮不容易像中國當年那樣改革開放的最大原因,在於其所處的國際大環境。中國當年改革開放前已經與美國關係破冰、建交,而朝鮮仍然處在“停戰狀態”,一再要求與美國簽訂停止敵對、保障安全的“和平協定”。
  但美國近年來明顯採取的是“戰略忍耐”策略,對朝鮮半島無作為。面對國際社會孤立和地區環境的複雜多變,朝鮮不具備改革開放的外部條件。美國的不作為無疑是消極的,但我看到,這期間俄羅斯和朝鮮、中國和韓國互動頻繁,這是兩個積極的信號,會對地區局勢和平發展產生積極影響。
  預測朝鮮的未來?這是我每天都會問自己的問題,有時覺得答案是肯定的,有時又沮喪懷疑。太多未知和多變,我並不確定朝鮮未來將要走的路。
(原標題:巴西駐朝大使:在朝鮮看世界杯)
創作者介紹

J-Ping

wz89wzdhm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